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 > 正文
微信图片_20210422183519.jpg

邻家七太公

“岁月,带绿了芭蕉,也熏红了眼眸。”



子  



老堂屋沉默地蹲在风雨中,深邃的眼神,诉说着岁月的沧桑。时过境迁,后人早已离开了走过百年历史的老屋,筑起了新楼。留下七太公,成为那剪年华,那栋老屋最后的守护者。


老屋住着四大户人家,各分一角。祖德流芳千秋长,其他三个角落人丁兴旺,叶茂枝繁。而唯独七太公居住的这一角阴差阳错没能得到土神的泽被。七太公没有养育子嗣,唯一的女儿也早早地离他而去了,留下的满是他人生的凄凉。时光依稀,梦回童年。夜幕铺陈在天际,母亲带着我去七太公家拉拉家常。小小的两间木板房内堆满了各种杂物。昏黄的灯光,燃烧的地炉,尖底的铁锅,沸腾的陶罐……灯火可亲,岁月安好。那条上了年头的长凳被时间赋予了老红色的包浆,七太公总是坐在长凳上,慢慢咀嚼他这五味杂陈的一生。



穿着深蓝的的确良,戴一顶厚厚的毛帽子,身上还盖着一件军大衣。猪肝色边框的老花眼镜架在他布满了黑玫瑰的鼻梁,雪白的胡须总是随他的嘴唇移动,这大概就是我记忆中七太公的形象——一位端庄工整的普通老人。我最欢喜去七太公家,每次他都会拿出好东西给我吃,回家时还硬要塞一些到我口袋里。所以,我常常踉踉跄跄地拉着母亲往那栋老屋里走去。七太公门前那块大青石也早已收录了我童年七彩的欢笑,沿着时光的回音壁,一路播放。也许是那晚的落花生格外脆,格外香吧,十年过去了,依旧让我难以忘却。七太公不停颤抖的手艰难地剥着花生,然后又用颤抖的手轻轻把花生仁放到我面前。“七公公,你自己吃,自己吃,不用你帮他剥呢。”母亲连声说道。可七太公还是不停地用那布满老年斑的,颤抖的手为我剥着落花生。岁月,带绿了芭蕉,也熏红了眼眸。而那双手,依旧在那间老屋里,在我的记忆里,轻轻颤抖。



深秋的寒风劲吹着人间万物,老堂屋后面的竹林里一片枯黄的竹叶,于我读四年级的那个下午,悄然落下。放学回家时,看到七太公家门前的一堆炮灰,我心里猛地紧缩一下,似乎一个玻璃瓶突然打碎在地上。这位慈祥善良,一生正义的老人走完了他八十七年的风雨春秋。七太公长眠在祖山钟鼓山的一角,深情地望着他居住了一辈子的大堂屋,他将继续守候,继续沉默。邻里传嘉风,嘉风久远。万载望故园,故园永在。


青山静默,白云稽首。老堂屋青砖说故事,七太公人生话悠悠。行文至此,心生沧桑。那么就将这些文字送给天堂的七太公吧,太公安好,垂佑后昆。




<section data-role="circle" data-width="100%" style="overflow: hidden;margin-right: auto;margin-left: auto;width: 100%;padding-bottom: 100%;height: 0px;background-image: url(" wx_fmt="jpeg");background-position:" background-size:="" border-radius:="" box-sizing:="">


作者简介:

苏子祥,在校高中生。家乡是世界锑都冷水江,师从作家何仙草。掬一行文字,浅淌岁月。


上一篇
小城冬日

下一篇

微信图片_20210422183519.jpg
微信图片_20210422183519.jpg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