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 > 正文
369.jpg

炙热且厚重的爱

“炙热且厚重的爱。”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1张


文/吴德红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2张


“喂,我妈呢?她身体还好吗?”

“你妈做早饭呢,前两天一直咳嗽,打了3天点滴,好多了,别担心;我也挺好的”

“孩他妈,大闺女打电话来了,问你怎么样,连声爸都没叫我”

……


电话那边传来父亲哀怨的声音和母亲爽朗的笑声。于是赶快请求父亲原谅,持续不断地对他讲着诸多安慰的话,直到听到父亲的笑声才安心,电话后来在“天冷了,照顾好自己!”中结束。


什么爱,厚重而深沉;什么爱,绵长而深远;什么爱,炙热而浓烈?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,父母用他们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,为我们撑起一片晴空,在懵懂岁月牵引我们,走向成长,教我们如何为人处世,教导我们做一个问心无愧,胸襟坦荡的人。


时光流逝,岁月更迭,小时候不理解父母的爱,直至结婚生子,在品尝人生的苦辣酸甜后,才明白父母爱的那么深沉与无私,不管你怎么任性、怎么惹他们生气,他们的爱依然炙热、依然浓烈。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3张

前段时间回徐州,为自己简陋的“小窝”置办家具,早上6点还没下火车父亲的电话就打过来:

“这次有时间回家吗?你妈想你了!”

“后天吧,我回去看看你们”

“想吃啥,我让你妈给你做。”

“炒豆芽吧!”

……


由于太忙,竟然忘了和父母的约定,第四天中午才匆匆赶回去,到家时已是下午两点多,母亲站在门口等着载着我的客车驶来,父亲守着一桌子饭菜,望着大门口的方向。一进门,母亲便接过我手中的提包,紧挨着我坐在沙发上。这样的场景,已然成了一种模式。只要我回家,母亲总会事先烧好开水,准备好我喜欢吃的东西,我坐在哪儿,她就跟着坐在哪儿。


如今的父母,随着我们兄妹几个都在异地工作,日渐感到孤独,整日盼着子女能多回去看看。在每次的电话中也总是报喜不报忧,即使生病了也是强撑着,去年9月,父亲生病需要住院做支架手术,我和弟弟急匆匆的赶了回去,我俩站在手术室门口,焦急的等待着,1分钟、5分钟、10分钟……半个小时过去了,“家属进来看看患者现在的冠状动脉造影的情况,是否同意手术?”当弟弟颤抖的签下手术同意书时,我心里真的好怕,好怕,好怕有个万一或是闪失,后又焦急的等待了30分钟,手术室的大门打开,看到父亲满头大汗颤颤巍巍的由医生搀扶着走出来的时候,噙满眼眶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,夺眶而出。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4张


手术很成功,父亲恢复的很快,等待父亲出院,我和弟弟又踏上远去的列车,为各自的明天继续奋斗,都说“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,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”,现在听着父亲如以前般洪亮的声音,真的很幸福,很感激还有“子欲养亲还在”的机会。


心灵的那方净土上,满是父母爱的沉淀和痕迹,岁月悠悠,酝酿了很久那些发自肺腑的话,就那么几句,却仿佛永远说不完,或让人酸楚亦或让人喜极而泣;那份情,就那么简单,却如桑麻般越织越密。  


亲爱的父母,还没好好感受生活,你们已不再年轻了;还没好好答谢,你们就老了。现在,我们就立下“你养我小、我养你老”的誓言,无论我们此生走得多远,您们都是我们永远的依靠、永远的牵挂、永远的想念,您们的无私、深沉、炙热且厚重的爱,将时刻与我们如影相随、终身相伴。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5张


作者简介:

吴德红,一名笔耕不辍的央企职工,对文字的热爱源于对生活的期许,悠悠流年悲欢离合,匆匆岁月喜怒哀乐;往事终将变淡变浅,唯有文字可记久远。




炙热且厚重的爱 第6张


上一篇
过年的往事

下一篇
小城冬日

369.jpg
369.jpg

发表评论

取消
扫码支持 支付码